顾氏长卿+我有糖跟我走

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灯火阑珊处[片段]

1.羡薛,双鬼道师徒,慎入
2.大难不死,依旧发个后福
3.依旧没写完,我加油

今天是七夕,夷陵的街道人来人往,拥挤的很。街道两旁尽是些卖花灯的摊贩,花灯上的画也多是寓意有情人。也有卖些别的的,比如:桂花糕。
薛洋正在路边的一个花灯摊位上等着去给他买桂花糕的魏无羡,而一旁的真·摊主却只是敢怒不敢言的看着这位霸占了他摊位的小流氓。
薛洋在夷陵一带很有名,乃至在修真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前者源于他流氓的作风和那张稚嫩却能看出俊秀无双的脸,后者源于他的那位被称为“无上邪尊夷陵老祖”的师傅。
……

没了[微笑]

有人风雪夜归[片段]

1.羡瑶邪教,慎入
2.大难不死,来发个后福
3.我还没写完,我尽量速度些

金光瑶坐在榻上,昏暗的灯火明明暗暗,在寂静的夜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他在缝补衣物 。前段时间魏无羡夜猎的时候又不小心划坏了衣袍,前襟处有一条约摸两寸长的口子。
此时天气寒凉,哪怕有灵气护身也禁不住寒风侵袭,更何况魏无羡为了救他有伤在身,还是不要受凉的好。昔日的敛芳尊默默为自己开脱着,只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忽略了心中那一丝异样的感觉。
衣服上的口子并不齐整,整道划口就像一个歪倒的“J”。这里虽然并不偏远,却也不是什么繁华之地,与这件衣袍相当的布料只有一匹,还是略为鲜艳的烟青色。没有办法,他只能找了一块颜色相近的先补着。
……
没了[摊手]

我以前有一个音乐盒,只是在买来的当天就摔坏了,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买过。
“不是不喜欢,只是唯你不可替代。”

相思骰

“话说我都不记得那件事了,你又封我记忆!”
“不只是你,姝儿记忆我也封了。”
“封就封吧,反正也不重要。”
“好了好了,不重要。”绝望到心如死灰的记忆一点都不重要,你们不需要记得,我会一个人承担一切。

愿你,安好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即使岁月总以刻薄荒芜相欺。

愿你活得如风一般,不受条条框框禁锢,无情欲牵绊。
愿你看遍春花绚烂,不失天真本性,却又通透于世。

愿你爱其所爱,恨其所恨,悲其所悲,余生安好。

愿你集于世间所有的幸运,寻一良人直至白头偕老。

愿你顺利渡过世间七苦,人生五味,无执念轮回。

愿你经历过所有的苦难,最终活成你想要的样子。

只愿你,安好。

我还是很喜欢你
无非白骨如山 公子红妆
愿你不忘姓氏 旧梦初心

天机楼(1)

1.这就是个大纲要什么催更

2.ooc预警

3.相亲的那个再往后排,等我开完这个脑洞再说

4.cp瑶薛,瑶妹重生预警

5.超级恶俗的天机楼,hhh我就是想给洋洋找个后台而已

6.日常手残文笔渣,开这个坑我也犹豫了很久,你们要理解一个YY重度患者和中二病重度患者

.

.

.

在姑苏旁有一城镇名唤琴川*[注1],以其城内恰似琴弦的七条穿巷而过的河流得名。

若是单单如此,琴川也不会举世皆知。真正令琴川闻名的是城内的天机楼。

天机楼始于永嘉*[注2],在这片大陆上已经有近十数万年的历史。两千余条楼规和三十四阁,几乎无所不知是人们对它唯一的印象。

历任天机楼楼主皆在前任楼主让位之后择一新城建一天机楼为新任楼主。而之前的天机楼,则交与前任楼主的门人,三代之后撤掉天机楼的牌匾,此为楼规。

前任天机楼楼主让位之后,现任楼主晏安便离开兰溪*[注3]择了这琴川为新天机楼所建之地。

晏为历任天机楼主的姓。

(好了我诌不下去了,撸个片段给你们看看)

.

.

栎阳

这并不是晏轻歌第一次来这儿,却是她作为天机楼少楼主晏安第一次踏足栎阳。

她名晏安,字轻歌。若是说有什么区别,顶多算是身为晏轻歌之时左右并无人前呼后拥,仅如此,世间晏姓之人少有,如今也不过只剩下一个天机楼了。

栎阳如今虽不如旧时昌盛,却依旧繁华至今。人杰地灵依旧当得,只是栎阳常氏却并非忠厚一族。

她忽然往前快速的走了几步。

离她约摸十几丈处有一孩童,衣衫破旧,日后清秀的面容也被污垢遮住,却能一眼看到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深邃明亮盛满天真烂漫。

晏安走到他面前,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掏出一颗糖来,递给他,笑意温和的问道:“我请你吃糖。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童拿走她手中的糖,目光中所透露出来的戒备还是没有抵过糖的甜味。一边吃着一边乖巧的回答:“你的糖我吃了,我叫薛洋。”

晏安复又笑意盈盈的望着他:“我给你糖吃,你跟我走,日后随我姓晏可好?”

她身边跟着的宗门世家的一行人当即就要阻止,笑话,若是当今还有晏姓之人必然是天机楼主或天机楼少楼主,他们为今都未将自家小辈送入天机楼中,这突然冒出来的小乞丐若是成了天机楼下任楼主,他们岂不是都不要面子了!

“你能一直给我糖吃?”稚气满满声音满是怀疑的问道,晏安当即便从身上解下一只荷包递了过去,“这里面都是糖,我从不说谎。”

薛洋向荷包内望去,果然,五颜六色的糖果装满了整只荷包。就这样,日后的夔州一霸,幼年断指的薛成美就被天机楼楼主一包糖骗走了。

日后的天机楼少楼主晏隐晏定远每每想到此处都后悔莫及,想当初他不入天机楼前如何潇洒,可惜当时年少啊……

不过这话也只是想想而已,不然被他阿姐听见了,他这一个月是别想吃糖了。

未完待续...

*

应该能看懂吧,就是晏安还不是天机楼楼主的时候把洋洋捡了回去,洋洋也还没有断指。晏安把洋洋当成弟弟,洋洋就叫她阿姐,不过晏安对外面说的是洋洋是她收的徒弟。给洋洋改名为晏隐,字定远,当然小名还叫洋洋,对外称洋洋是下一任天机楼楼主。

.

(好吧,我承认晏安就是我的一个马甲,我有罪!不过幼年洋洋真的超级可爱hhh)

(ps:晏安,字轻歌,取自“轻歌易绕,弱舞难持”)

*

[注1]琴川,琴川是江苏省常熟市的古称,因为城内有七条穿街过巷的河流恰似古琴的七根琴弦,琴川之名由此而来。

[注2]永嘉 ,永嘉县为中国浙江省地级市温州市下辖六县之一,设于1949年9月21日。永嘉县位于浙江省东南部,瓯江下游北岸,东邻乐清、黄岩,西连青田、缙云,北接仙居,南与温州市区隔江相望。该县总面积2674平方公里,人口78.92万,下辖8街道,10镇。永嘉县素有“中国长寿之乡”,“中国泵阀之乡”,“中国纽扣之都”,“中国玩具之都”的美称。永嘉历史悠久,汉顺帝永和三年(公元138年)始建永宁县,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改称永嘉县,取“水长而美”之意,也是温州地区文化的起源地。

[注3]兰溪,兰溪市位于浙江省中西部,地处钱塘江中游,市树市花分别为樟树和兰花。兰溪古城东依大云山,西临兰江,略呈半月形,古城城墙沿江尚存的600余米城墙为明正德七年(1512)重筑,其余则为1995年重修。

1.今天搜苏涉的时候意外看到了这样一篇关于阿瑶的贴
2.平常不玩知乎,未授权,侵删
3.占tag抱歉

我第一次知道瑶瑶是在抖音,那张照片里,他身着金星雪浪袍,戴着高高的帽子(我不知道那个帽子叫什么),眉心一点朱砂,眼尾上挑,似笑非笑的望着你,原谅我一下觉得我的幻肢石更了 。
后来知道了剧情,更是符合了《东风志》歌词:眉心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如果真正用客观的话来形容金光瑶,必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我是主观的,我喜欢瑶瑶,所以会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借用一句网上特别有名的话:我知道他是渣男,可我就是喜欢他。
如果瑶瑶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会竭尽全力护着他,不畏因果,不问缘由,我就是想护着他。
我喜欢瑶瑶,特别喜欢,只是无关风月。我喜欢他,我希望他能一直好好的。
对于很多人不喜欢瑶瑶,我也不是没有理智,我们家瑶瑶不是人民币,也不是谁见了都要喜欢的,更何况,现在还有视金钱如粪土的呢。
至于那些说的特别难听的,没办法,人就是这样,天天发毒鸡汤希望自己做个坏人,潇洒一生,却偏偏希望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是真善美。
今天想写瑶瑶的时候,脑子突然冒出来一句: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我只想说,把图片上最后一句顺序调一下,虽然瑶妹很渣,可我就是喜欢他。
嗯,最后,瑶妹身高两米七,不接受反驳!

脑洞集合,日常有毒(2)(恶友)[又名:相亲不如上坟]

1 . 脑洞区,如果七月我还没开这篇,大概就是有生之年系列
2 . 永远的ooc预警
3 . 文笔不好怪我
4 . 如果撞梗了麻烦通知我一下,因为我目前还没看到有太太写这个梗
5 . 主瑶薛,副cp有忘羡,曦澄,追凌,双道
*
薛洋坐在咖啡店的落地窗前,捧着一杯加了冰的草莓味奶茶小口的喝着。凉爽的室内与室外的艳阳高照不同,再加上独特的装饰风格给这家店加分不少。
他在等人。
又或者说,相亲。
*
这件事的起源就是他身后独占一桌自称亲友团的有夫之夫们,纯看热闹魏无羡,一本正经江晚吟,以及一脸懵逼[划掉]啥都不清楚就被拉来的金凌小天使。
这是他一个月以来的第五次相亲。前四次的结果都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
第一个温润如玉,明月清风,他对人家挺有好感的,可惜人家心里有人了,他也不能拆散人家是不是。
第二个揣着明白装糊涂,一问三不知,你要问得急了,他都能哭给你看。
第三个居然是一个白瞳少女,和他抢糖吃倒是厉害。还说看不上他。嘁,小爷才看不上她呢,就她那样,以后一定嫁不出去。
第四个,诶,不提也罢,想他堂堂薛大爷的一世英名都被毁了。
这次如果不是魏无羡和江澄强拉着他来,他一定不回来这个看起来就傻不拉几的相亲。像他这种万人迷还用相亲,简直暴殄天物好不好。
更何况,想起前几次的结果,他觉得这亲相的就和老家上坟差不多,甚至还要惨烈。
薛洋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出神,还别说,这草莓味的还挺好喝。
*
魏无羡和江澄一人手捧一杯咖啡,只是给金凌点了一杯橙汁。三个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交换着彼此的情报。
至于为什么要把金凌带来,当然是因为带着大小姐有好戏看啊。
“叮咚~”一声信息的提示音响起,正是薛洋的手机,他翻开微信,正好看见了魏无羡发给他的消息,“人来了,好好把握机会,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微笑.jpg]”不知道是不是偏见,薛洋越看越觉得那个微笑的表情充满了奸诈的气息,和魏无羡平日的画风搭在一起,无比鬼畜。
正在这时,门口的风铃忽然响了起来,清脆的碰撞声更是为夏日增添了一抹凉爽。
从门外走进了一个人,白色绣有金星雪浪花纹的衬衫,外加黑色九分裤显得来人十分纤瘦高挑。
只是再怎么显得高挑,一米七的身高仍是让薛洋有些眼熟。
“小矮子!”他看着走向这边的人,忽然喊出以前起的外号。他真的没想到,他和金光瑶居然有再见的一天。
薛洋与金光瑶是发小,竹马竹马的那种关系。只是后来金光瑶突然消失,再加上薛洋搬家,两人从此就再也没见过,后来,就连联系方式都弄丢了。
金光瑶向薛洋的方向走来,脸上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温和的声音就这样传到他的耳边:“成美,好久不见。”
与此同时,薛洋身后的金凌突然站了起来,语气惊诧的对着金光瑶叫道:“小叔叔!”

*

就这样,猝不及防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
断在这里我很开心~[转圈圈.jpg]
日常手残文笔渣
我只是一个掉在坑里的孩子,更文什么的,不存在的

脑洞集合,日常有毒(1)(恶友)

1 . 脑洞区,大概有生之年系列
2 . ooc预警
3 . 文笔不好怪我
如果洋洋和瑶瑶在异世大陆会怎样?
光明神·作天作地·死不悔改·洋x暗黑精灵·心机深沉·祭司·瑶
近来,薛洋愈发无聊了,于是他发布了一个神谕,大陆的所有子民都可以通过选举的方式,而择出一人作为光明神在人间的使者,替他在人间宣传光明的旨意(雾)。
然后,在所有人都疯狂后,作为暗黑精灵的金光瑶却一边参加选举,一边暗戳戳的联系黑暗神。没想到黑暗神还没联系上,被主教发现的他被逐出了选举,镇压在罪恶深渊(起名废)。
然后,金光瑶黑化了,意外的被天地承认了黑暗神的身份,原来这个世界的黑暗神早在很久之前陨落了。至于为什么陨落,罪魁祸首薛洋深藏功与名。(薛洋内心:我只是无聊了打个架,谁知道他就这么死了)
薛洋看着新升上来的同事,露出小虎牙笑得乖巧。
然后,贼心不死想要再次弄死一个黑暗神的薛洋就被新任的黑暗神金光瑶一言不合压在了身下。
很好,然后我们的光明神·无辜乖巧·洋,就身体力行的展示了作死的技巧(啊不),他只是日常无聊的撩拨了新任黑暗神,然后一次又一次的逃跑,再一次又一次的被抓回来压在身下。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终止的选举终于结束了。选出来的人居然是金光瑶的以前的族人苏涉。
再后来,游走人间,为非作歹的薛洋身后就多了一个笑得温和可亲,帮他收拾烂摊子的金光瑶。
end.
*
文笔渣我也无奈啊,空有脑洞没有手,你们知道多悲伤吗?